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林淵源
林淵源 出生於南投,中原大學建築學士,曾任職於十方建築師事務所與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1998年於台北市成立林淵源建築師事務所,曾入圍2018年TRAA第六屆台灣住宅建築獎等獎項,著有「房子在想什麼?」及「建築師,很有事」。
人氣 47793 評論數

誰說臥房一定要擺床

相關關鍵字

#臥室 #床 #地板 #家 #住的故事
文/林淵源
 
乍看這個題目,也許你第一個想問:「不放床怎麼睡覺啊?」
 
可是,誰說臥房只能用來睡覺呢?
 
誰說臥房一定要擺床(圖/林淵源繪)
誰說臥房一定要擺床(圖/林淵源繪)
 
明明在那個小房間裡還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可以做才對,可是每次人們一想到臥房的陳設,總是不假思索就把一張四四方方毫無妥協的「大床」往平面圖上一擺。而這位老兄也毫不客氣攤開四肢,像一頭萬獸之王霸佔了這座原本可以是五光十色的森林。
 
想一想,如果沒有了那張大床,你就可以跟另一半把「愛情創作」這件事從牆的這端直到天花的那端。如果沒有另一半,你也可以跟你的貓情人在這裡把小小斗室撒野成一個動物園,讓自己變成貓,然後眾生平等,你寵牠也被牠寵著。
 
可是你千萬別誤會,以為我整天只想做那件事(其實有何不可…)。我只是想提醒,是不是可以先想想,臥房是什麼?這個空間到底為何而存在?它跟我們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親密關係?…等等。許多看似理所當然的生活瑣事,我們搞不好都在不知不覺當中被既定想法給制約了。
 
下面我來提幾個關於臥房與床的迷思,雖然算不上甚麼住宅的革命,起碼解放一下我們的想像。
 
一、除了睡覺,臥房還可以給我們甚麼?
 
當然「那件事」會是第一優先。再來,你會願意在這裡用最邋遢的樣貌讓自己好好喘一口氣。在週五的夜晚點一盞小夜燈追劇,週六睡到自然醒後直接在這裡吃著另一半為你準備好的早午餐。然後滾了三圈因為全然放鬆而略顯肥軟的身體,剛好滾到全都看了三分之一的一堆閒書裡,繼續耍廢、發懶、裝呆,直到晚上與星期日的晚上。……我沒說錯吧,臥房裡既然這麼有事,我們幹嘛搞一張四平八穩的大笨床,把原本可以滾來滾去、抱來抱去、摔來摔去還不必擔心摔下床的所有美好浪漫都給佔據了!
 
二、睡覺一定得是一件平躺著才能發生的事嗎?
 
當然不是,有熬夜加班到了地老天荒終不悔經驗的人都知道,好不容易拖著靈肉快要分離的疲憊身軀回到家中臥房時,別說寬衣解帶了,連鞋子都只脫了一半,倚著牆壁,站著都能睡著。雖然這樣不人道的狀況畢竟算少,但仔細想想,為了那個上床儀式,我們得把睡覺這麼一件原始本能加進好多步驟啊!首先你得是一身潔淨,然後要搞對床頭的方向。如果此時另一半已經入睡,你還得躡手躡腳畢恭畢敬地躺上去,再用小偷的心情拉上被子。一張床把睡覺這檔事搞得莊重兮兮,何來好眠?
 
三、沒有了床的臥房會怎樣?
 
想像一下如果沒有了床,整間臥房不再是方方正正的六面體,而是一個會蠕動的空間。空間裡從地板到牆壁再到天花都連成一氣,不僅找不到一條直線與直的邊界,而且天地牆都是柔軟又彈性的材質,除了隨意翻滾,你還可以在四周彈跳,跳到累了就讓身體以自然落體的方式掉進地面,然後睡著,讓整個臥房像安全氣囊一般包裹著你的半個人生,如同回到母親的子宮。那該有多幸福啊!
 
四、愛牠就學牠的方式睡覺。
 
再來我想跟毛孩子(就是狗狗與貓貓)的把鼻與馬迷們呼籲,別再以為讓牠們上床陪你睡就是疼愛的表達,更別再因為牠們把床單抓破就生氣氣。也許你該問問牠們是不是睡得舒服了,因為在動物的世界裡可是沒有「床」這玩意兒。也許人們有機會可以試著用毛小孩的方式陪牠們睡一宿,享受倒掛著身體睡、一腳撐在牆壁上睡、跪著睡、蹲著睡……。然後逐漸找回了自己遺失已久的動物直覺。
 
說到底其實我們最需要的,也就只是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,那裏有自己的獨門騷味兒與身體的伏貼感。也許下次別人又提到臥房時,你不再是馬上想到一張大床、一座衣櫃、一張梳妝台跟一樁結了蜘蛛網的夜晚人生。讓我們打開腦洞,看見臥房裡的明媚春光與夜夜的「不只」好眠吧!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雜誌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樂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