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林淵源
林淵源 出生於南投,中原大學建築學士,曾任職於十方建築師事務所與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1998年於台北市成立林淵源建築師事務所,曾入圍2018年TRAA第六屆台灣住宅建築獎等獎項,著有「房子在想什麼?」及「建築師,很有事」。
人氣 3503 評論數

任性的透天厝(下集)

相關關鍵字

#透天厝 #裝潢 #住的故事
文/林淵源
 
上個月我們在那棟任性的透天厝裡,從厝頭前廊的童詩讀到厝尾老松旁的俳句,悠悠晃晃把一樓逛了一次,接下來我們準備上二樓去。
 
上二樓有兩種方式,請你搭乘一座用玻璃做成並且以慢板速度上升的透明電梯,到達二樓之前會穿過一叢樹蔭,然後停在樹冠的旁邊,離開電梯前請幫我問候枝幹上的鳥。我則選擇「逐字朗讀」的速度走上階梯,因為我貪戀那座位於半樓高處的木頭大書櫃,與它旁邊的長板凳。我會從這裡幫你挑一本關於「緩慢生活」的書,再沿著樓梯側邊的深窗洞往上走兩階、退一階、再走三階,用一種耽溺窗外樹影的呆瓜節奏在二樓的電梯口與你會合。
 
任性的透天厝(下集)(圖/林淵源繪)
任性的透天厝(下集) (圖/林淵源繪)
 
現在你看到的整個二樓,我們叫它主人房。沒有錯,整整三十公尺都是。我們把這個生活與事業都處在最多層次的男女主人的生活,像一幅長軸的畫,展開在兩個天井與三個廂房之間,在樹梢與更高的樹梢之間。第一個天井的一側是臥房,而臥房與臨馬路外牆之間是一間浴室。這間浴室不往馬路開窗,因為它旁邊有個側陽台,三米深的虛空間,木頭地板與竹籬女兒牆,一株近乎橫躺的白水木與盛著水的陶缽。浴室朝它開了一扇橫窗,讓人側身躺在浴缸時正好看見枝葉掉在水面盪起的光。天井的另一側是女主人的書房,就是吳爾芙說的那間屬於女人的房間與天井的綠光。這個房間用來閱讀、書寫,與收藏她的每一雙鞋子,各自踩過不同城市的晴與雨,對照著大天井的每個小節氣。
 
我們繼續往後方走,經過剛剛的樓梯與第二個天井。你會聞到一股沉香,來自最末端那間廂房,很老派的書香氣味,那是男主人的書房。除了書與畫,這裡還有雪茄、威士忌跟Jazz。而這些Old school派頭其實只是第一層,拐進書房另一角有一道暗門,推進去才是堂奧。這裡滿滿都是公仔,從原子小金剛到漫威鋼鐵人,老小孩專屬天堂,老婆莫入的外星異域,原來伍爾芙忘了說:男人也需要一個專屬的空間。
 
三樓是孩子的樓層,有足夠的光線與對流穿堂風,也有足夠的安靜伴著每個臥房、書房,與家人共享的微型圖書館。樹影有時會攀上書架,每個周末下午賴在這裡,做個白日夢或是玩個三千片的拼圖都有書卷味。
 
接著我們來到四樓,這裡是孝親房的天地,除了年長雙親的寢室,在天井朝前方那一側,有一間禮佛的起居空間。推開實木框的落地窗外是一方荷花池,晴空和雨夜都會投映在水面上,這裡是房子朝馬路那一個方向的退縮空間,退出一個養老的生活情趣,也多出一片天空。往後頭走,長親臥房的旁邊有一間小臥房,這是讓看護者居住的。伴隨一旁的還有一間通用設計的無障礙浴室,與一間小廚房。爺爺奶奶偶爾料理自己也幫神明備膳,讓三代同堂也各有他們想要的生活「私」滋味。
 
上到五樓後,房子更接近天空一些。我們在天井旁造一處湯屋,屋頂有個天窗看星星。湯屋外頭有個更衣的亭子,亭子旁是一條石板小徑,沿著兩旁的竹籬往後頭走,最後面是一間茶屋。坐在木頭地板上端著熱茶,朝著剛剛走來那條廊道望去,遠遠的那一端是個香草花園,也就是這一樓層再退讓出來的戶外空間。你穿著木屐散步走到這個花園,才發現原來這裡是洗衣服與曬衣服的地方。我們讓做家事的人可以聞到薰衣草香氣,連掛在曬衣架上的衣褲都好像要長出快樂的空氣人形。
 
逛完了五樓,故事還沒講完。請隨我步行上來屋頂的天台,這裡有一座開心農場,我們架起了一道一道的工作檯與排水導溝,可以種上各色蔬菜。樓梯間外有個屋簷,下方放了水桶、鏟子、大剪刀與長板凳,這些都是「開心」的來源。
 
我摘了一小袋草莓送你,此刻長日將盡,咱們回到一樓前院的廊廳坐坐。聽說等一會兒男主人會架起Bar-Be-Q,並且開一瓶珍藏的紅酒,任性地留你下來吃晚飯喔!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雜誌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海外置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