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林淵源
林淵源 出生於南投,中原大學建築學士,曾任職於十方建築師事務所與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1998年於台北市成立林淵源建築師事務所,曾入圍2018年TRAA第六屆台灣住宅建築獎等獎項,著有「房子在想什麼?」及「建築師,很有事」。
人氣 8843 評論數

任性的透天厝(上集)

相關關鍵字

#透天厝 #建案 #買房 #住的故事
文/林淵源
 
這幾年常見到「任性」二字,以前是拿來形容一個人的難搞拗脾氣。現在則萬物皆可用,而且辭義不褒也不貶,被說任性不為什麼,就只是一種不甘於平庸,選擇了異於常態的「不妥協」而已。就拿刺青這件「乍看」像任性的事來說吧!你以為承受刺痛應該就為了想讓身體呈現出威武華麗感,但有人就是會為了刺出一種「萌」感而堅持把「哆啦A夢」刺在濃密的胸毛下,這時候就會飄出一種接近詩意的任性了。
 
建築的世界裡也會出現任性的房子。比方我前幾天在路上看到一塊看板,上頭秀了大大的房地產廣告,幾個大字兩腳開開站在畫面裡:「百坪大宅,只給你兩個房間」……霸氣十足的任性。我以前也見過有人在千坪的基地上只蓋了十五坪的屋子,吃、喝、拉、撒、沖茶泡咖啡、閱讀與寫作都在裏頭。除了這十五坪的頂蓋,其餘土地佈滿了野放的花草、大樹與天空。撒野在極小與極大之間,這個是一種溫柔的任性。
 
任性的透天厝(圖/林淵源繪)任性的透天厝(圖/林淵源繪)
 
幾年前我曾接到一件房地產建築的設計委託,業主是在地有名的老建商,專門蓋透天厝,蓋到可以被稱為老先覺的地步。將近七十歲的董事長說他蓋透天厝超過四十年了,閉著眼睛都可以說出一口好房子(誰不行呢…)。他說找我來就是想請我為他設計一個他沒見過的透天厝,把他手上一塊原本可以拿來蓋大樓的地,做一個退休前的驚世代表作。要實現這麼有氣魄的志願,我豈能放過這麼一個可以「任性」的機會!
 
先說說這塊基地有多任性。位置在城鄉交際之處,就是那種有著現代化的公共基盤設施,但舉目望去會看見,房子與農田的比例差不多,台灣的縱貫線走一趟,會發現地景大多如此,合群地近乎單調。地界方正但只有單面臨著馬路,深度將近40公尺,鄰接路的一側共有28公尺的寬度。算一算面積有三百多坪,我們只規劃四戶「長條」透天厝。每一戶的土地有七米寬,四十公尺長。
 
標準的連棟式街屋有著很不標準的尺度,一種日出從家的門口出發,走到基地另一頭似乎太陽就要下山了的感覺。業主一開始就迷上了這種超現實的浪漫調子,這位歐吉桑果然不同凡響,不趁退隱江湖之前好好回春一次怎罷干休!
 
也就是這種超乎尋常的基地深度,我提出了一個概念…家屋裡的小旅行。希望讓遠得不可思議的距離變成一種喜歡移動的理由,讓自己的身體在屋裡移動,也看得見陽光在房子裡與外移動。所以接下來我們在長長的基地上留設了兩個天井,就像在屋子裡種下了兩個天空。一個天井裡有樹木,有板凳與木頭桌,有雨天有晴天。另一個天井伴隨一座透明的樓梯,讓人走到一半會來到屋外,探出身子觸摸了外頭的涼風,然後繼續上樓。
 
兩個天井之間是開放廚房與輕食餐廳,讓房子的女主人用一種優雅的方式享受「做家事」,當然也可以享受看著他的男人「很願意」做家事。我們在房子前端留了一個七米深的前院,可以停爸爸的大車,也可以停孩子的小車,然後還有一條可以玩「跳格子」的石板步道,有濃密樹蔭的那種。
 
進入大廳之間,有一個前廊。那是個半室外空間,深深的屋簷下,有個大大的水槽,讓人好好洗淨外頭的塵囂,然後將雨具跟濕濕的鞋子妥貼地安放一旁,就像一位長得像「安東尼霍普金斯」的英國管家幫你斯文打理了一切。濾掉了馬路上的焦躁與干擾,每個家人會是帶著微笑推開玄關門走進客廳的。
 
走進客廳,不再是看到擺滿樣品酒與達摩雕像的主牆面跟大大的電視機。映入眼簾的將會是第一個天井的那棵大樹,與灑落在牆上的碎光。你可以推開落地的推門走出屋外,坐在樹下的長凳上發一會兒呆,然後漫步走過這個天井再推開對面的落地門,來到那個輕食餐廳,喝一杯女主人剛剛沖好的耶加雪菲咖啡,日曬的。
 
然後你回到挨著天井展開的走道往後院走,因為那裏有一道微光。走著走著,經過了第二個天井,你看見那一座通往天空的大階梯。你繼續往後院的方向前進,拐個身子後,才發現原來那道微光是大桌子上的燭光,你來到家人團聚的大餐廳了。這裡有張大圓桌,是奶奶與爺爺結婚時買的,一直留在家人的身邊,看護著一家子的噓寒問暖與日常溫飽。圓桌後方是大落地窗,窗外頭是後院,一棵老松樹定義了簡單的「景」與不簡單的「境」。
 
(待續…)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雜誌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海外置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