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林淵源
林淵源 出生於南投,中原大學建築學士,曾任職於十方建築師事務所與大元聯合建築師事務所,1998年於台北市成立林淵源建築師事務所,曾入圍2018年TRAA第六屆台灣住宅建築獎等獎項,著有「房子在想什麼?」及「建築師,很有事」。
人氣 3288 評論數

尋找一間花店

相關關鍵字

#花店 #花器 #日光燈 #花束 #住的故事
文/林淵源
 
前幾天我辦公室裡有人帶來一個新玩具,是設計師自己在陶藝坊捏的小花器。啞光的米灰色調,瓶身線條的不夠圓滑正好顯其拙趣,像一位初進戲裡的生手演員,台詞雖講得生澀卻似每個字都在對戲劇致敬。這小小器皿手感十足,戲感也十足。
 
既然有了舞台,自當有位名伶花旦粉墨登場。我感覺必須馬上為它獻上花兒,沒有花的花器像是用冷水煮泡麵,好像對又好像不對。
 

 

尋找一間花店(圖/林淵源提供)
尋找一間花店(圖/林淵源提供)

 

 
當天下午我決定到辦公室附近買花,總記得每天中午吃飯似乎曾路過一兩間賣花的店。許多日常風景看似熟悉,認真去回想時卻又印象模糊,嘴上老是說要美化都市景觀,這樣的彆腳記憶實在該打屁股。
 
沿著騎樓走了兩個街廓,看見三十公尺外的馬路對岸掛了一塊有寫「花」的大招牌,我帶著中獎的心情快步走去。太陽實在火辣駭人,來到店門口,我低頭就閃進了屋子陰影處。一陣涼快後,抬起眼卻不見半個人影,更玄的是,店裡不僅沒有印象中花店該有的嫣紅嫩綠,就連天花板上裝的吸頂燈都白得讓人感覺肅穆,死亮的白光根本不像在賣花,比較像在賣類似「音容宛在」之類的墨寶。
 
我小心翼翼拉開半個嗓門,謙遜地對屋裡喊著:「請問有人在嗎?」
 
喊到了第三聲,我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在地球。因為不僅沒有人回答,每當我喊完一次,日光燈就閃爍一次。
 
正當我準備喊出卑微的第四聲時,聞到了一陣似曾相識的味道。我的眼睛循著味道劃過滿佈裂痕的紅灰色相混的洗石子地面,來到一面慘白牆面上倚著的…一座又一座佈滿大菊花的…花圈,上面還寫了大大的「奠」字。
 
我怔怔地望著眼前這一幕,直到一個開門聲把我喚醒,一位帶著髮捲、身形瘦削的中年阿姨從屋裡出來,還沒等到她開口招呼我,我便很有禮貌地跟她說:「實在抱歉,我走錯地方了!」然後對了女人與那整牆花圈各鞠了一個大躬,三步併作半步直接跳出店外。離開數尺又偷偷回頭,這才視得那店外大招牌上五個粗明體大字…..「追思大花店」。
 
驚魂甫定的我,頂著大太陽繼續在街頭尋找,就不信找不到一處小確幸,難道這個城市只有在告別追思時才需要買花?
 
又拐過兩個街廓,又是大馬路的對岸…的一塊大招牌。我非常仔細看了清楚,確定上頭是寫著「幸福花店」,而且下方還有小字…擺飾與約會。這回應該不會再誤入陰陽界了吧!
 
我帶著幸福的笑臉走進店裡,然後氣氛再度陷入凝重…為什麼花店的燈光都是白兮兮的日光燈啊啊啊!
 
沒關係,我就不信今天買不到活人觀賞的花。果然馬上就有一位長髮及腰但是紮了馬尾,臉上長了絡腮鬍渣,身上穿著黑色短T,Levi’s LVC 66501經典款牛仔褲,褪了色的馬皮工靴。這個身影不帶聲響地從我身旁飄出來,旁邊剛好是一座大型的透明冷藏櫃,櫃裡有許多暫時新鮮的枝葉,也是閃著白色日光燈。飄出來的身影有張安靜而且白得像日本能劇面具的臉。我真的認為他剛剛其實正在冷藏櫃裡打坐。
 
然後這位男士悠悠地跟我說:「你想買的東西,我這裡不一定有賣,但你也不必失望,更無需自責。人生嘛!哪能盡如己意,我也是無可奈何才接了這間父親留給我的店。如果不是這間困住我的鳥店,我應該在海角天涯騎著重機,追尋我的幸福。我………..」
 
根本沒有聽完他說的那一串沒有斷點的話,我就默默低著頭離開了。這個城市的壓力真的太大,連賣花都成了讓人懷疑人生的工作。只能祝福這間花店的主人不要放棄重機的夢。還有,有機會把店裡的日光燈換成暖色的光,不必太亮沒關係,讓人能看見簡單的幸福即可。
 
真希望我辦公室的樓下就是花店啊!

好房News粉絲團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樂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