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Joel Fukuzawa
Joel Fukuzawa 當過童子軍、噜啦啦,在青春的歲月中,留下美好的回憶。出國後,才發現露營可以很優雅。所以露營是第二個家,露營也是另外一間好房。一個創造出「風尚露營」(Glamping/ Beautiful Camping)名詞的露營達人。
人氣 6858 評論數

都會逃兵卻建了幸福基地 賴青松的新農夫世代

相關關鍵字

#joei #青松米 #員山鄉 #農舍 #環保 #好野人生

圖・文 Joel FUKUZAWA

 
第一眼看到賴青松,真的人如其名,讓人覺得很輕鬆,很放鬆。那天的宜蘭員山鄉還下著毛毛雨,但是產業道路旁,50公分寬的圳溝,傳來潺潺的流水聲,特別的好聽。這一段期間,經常往宜蘭跑,除了是自己的老家之外,同時也對於都市人喜歡到蘭陽平原蓋農舍這一件事情充滿好奇,來這裡買地蓋農舍的,究竟是哪一些人呢?
 
賴青松,對於自己的生活與堅持,不容易妥協
 
「我在成功大學的時候,念的是環境工程,但是沒想到大學四年,『工程』讀得很多,但是『環境』只有一點點。」賴青松從念書開始,對於環境保護的議題,就一直有著深入的研究以及想法,他也曾經參與過幾場有關環境保護的社會運動。「參加了環境保護運動,才發現環境的保護,應該要有更全面而且全方位的思維邏輯。如果只是發動包圍產生污染的工廠,廠區外面的環保人士,沒有辦法自我補給,是沒有辦法做出長期的抗戰。」也因為這樣的認識,賴青松開始在NGO, 在主婦聯盟甚至還考取交流協會的獎學金,前往日本的生產合作社研究,希望能夠找到一個不但可以保護環境,還能自給自足的模式。
 
「榖友俱樂部的發想,其實是來自日本的生產合作社的概念。讓社會當中一小群環保意識已經覺醒的消費者,可以買到他們想要買的環保食品。」賴青松從日本回到台灣之後,開始在宜蘭找地,並且開始募集願意支持這種想法的消費者,可是這樣的腳步,並不是一開始就很順利。「其實,我在去日本念研究所之前,就已經開始種田了,那時候有部分是菜園,另外一部分則是水稻田。
 
青松米要賣的是一種理念,一種想法以及一種人與人間的溫暖
 
本來以為種水稻就像種菜一樣簡單,沒想到做了之後才發現,我錯了。」賴青松把農業分成了「輕農業」與「重農業」,種菜,週期短、熟成快不需要太多的人工照料,而且產品很容易在市場上消化掉,所以這是屬於「輕農業」,但是水稻就不一樣,水稻從播種、插秧、除草、收割、乾燥、脫殼、包裝到出售,每一道程序都必須要大量集約式的進行,所以賴青松,收割完第一次的稻米之後,就發誓,再也不要種水稻了。
 
沒想到,就在他放棄水稻,跑去日本念研究所的時候,同學們以及曾經吃過賴青松生產的稻米的人們,紛紛寫電子郵件,催促他趕緊進行第二年的生產工作。「我們從來沒有吃過那麼感動的米飯。」「每一顆米粒,都有蘭陽平陽的陽光」「媽媽,我要吃青松叔叔種的米。」這一類的反饋,就像一雙雙招喚的手臂,呼喚著賴青松該繼續往前走。
 
這個灶已經煮暖了許多年青農夫們的心
 
於是,賴青松放棄了繼續深造博士的念頭。打包回到蘭陽平原,展開他的榖友俱樂部。他一開始,就把定位抓得很清楚,不勉強擴張、使用自然農法種植。在他這十年的農田生活中,他也發現,他每年努力的種稻,但是建商也沒有閒著,他們努力的「種」房子。一間接著一間,各式各樣的「農舍」慢慢的在他身邊蓋起來。有些農地,甚至被建商先包下來之後,把地基的鵝卵石,全挖出來之後,賣給其他工地。空出來的凹穴,再賣給工程公司回填廢土。最後,經過整地之後,再賣給想要來蘭陽平原一圓田園樂、鄉村夢的都市人。
 
有些農舍,看來依舊新穎,卻已經換過許多次的主人
 
看在賴青松眼裡,這些都市人似乎都走錯路了。「現在蘭陽平原,有很多空的房舍,如果真的想要過農村生活,應該先租一間長期住住看,完整的體驗一整年的颱風、日曬以及各式各樣的天候,也應該跟附近的居民們,相互了解之後,再來決定要不要在這裡買地蓋房。」據說,經常有些夫妻,因為評估不夠徹底,結果成了家庭成員破裂的根源。對於農舍問題,賴青松不像其他人那麼悲觀,因為他常把一句話掛在嘴上「福地福人居」,有些東西真的是強求不來的。
 
即便是居住的房子,也是自己一點一滴的打造起來的
 
 

好房News粉絲團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雜誌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海外置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