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陳安儀
陳安儀 台大中文系畢業,曾任民生報、星報、壹週刊影劇記者。出版「孩子,我要教妳怎麼愛我」等書。電視談話性節目常客,常應邀暢談影劇、兩性、親子、生活等相關話題。成立「陳安儀多元作文班」教導小學生閱讀與作文。
人氣 36866 評論數

陳安儀屢次「遇人不淑」 自嘲包租婆不好當

相關關鍵字

#陳安儀 #包租公 #中壢 #租金 #住的故事

文.圖/陳安儀

 
搬回台北內湖後,我把中壢套房租了出去,開始當起了「包租婆」。
 
想像中,「包租婆」應該都是穿金帶銀、趾高氣揚的收房租吧?
 
一點兒也不!我的「包租婆」生涯,不但談不上開心,根本是一個「慘」字了得啊!
 
陳安儀自述當包租婆的悲慘經驗(圖/陳安儀)
 
 
因為距離遙遠、管理不易,搬上台北後,我便將中壢套房交給房屋仲介租賃。一開始運氣不錯,遇到一個在桃園上班的銀行行員,他有穩定的工作、收入也高,再加上新屋討喜、裝潢現代,所以一開始便以九千元(含管理費)租出去,算是我們那棟大樓中,租金最高的一間。而且,因為房客在銀行工作,匯款方便,不但不用我去收取房租,每月月頭他就會自己匯款給我,從來不曾拖欠過。
 
房子租出去了!爸爸提醒我,要和房客去法院公證,這樣不僅房客可以扣稅,我們也有保障。
 
算一算,以「租金養貸款」,多了九千元租金,我每個月只要繳交房貸六千元,省下來的錢,便可以在台北換租一間比較像樣、兩房一廳的房子。每到星期假日,不需要再東奔西跑,省下不少汽油錢 ; 將中壢套房租出去後,我也不用再負擔兩個家(台北、中壢)的費用,肩上壓力立刻減輕不少。
 
但是,好景不常,第一位房客租了兩、三年後,因為調職到台北的分行,不得不搬家。當時,雙方都很惋惜,他還問我台北有沒有房子,想要繼續當我的房客呢!
 
銀行行員離開後,第二次房仲替我找到的房客,是個小女生。雙方一見面,我警覺心大起:因為女孩看起來根本未成年!她說在附近超市工讀,要租屋,以男友當保證。我委婉拒絕,堅持要她父母出面。果然,後來證實女孩可能是擅自離家的翹家少女,因為根本找不到家人願意出面承租!
 
未成年少女之後,仲介介紹了一對賣外勞食品的夫婦給我。當時,我的美麗新房經過幾年出租、折舊,感覺已經有點「人老珠黃」,再加上中壢後車站的房價並沒有因為都市計畫上揚,反而因為無法趕走情色生意,每況愈下。
 
陳安儀自述當包租婆的悲慘經驗(圖/陳安儀)
 
 
於是,租金一落再落,從九千、八千乏人問津,最後只得以七千元出租。最氣人的是,這對夫婦當初大手筆開了12張每月兌現的支票給我當房租,但最後卻積欠了近兩萬元的長途電話費,一走了之!連當初設定的兩個月「押金」都不夠付!這次經驗過後,出租套房時,我便把本來房間所附的電話號碼、有線電視一併拆除,以避免再度吃虧。
 
沒想到,倒楣的事還在後面!
 
仲介第三次介紹了一位貨運司機給我。這位司機薪水很高,付房租不成問題,但是,卻把房子弄得雜亂不已。他住了幾個月就搬走了,卻留下了滿房子的垃圾,以及令人作嘔的廁所,害得我欲哭無淚,清理了好多天才弄乾淨。
 
那段時間,我這個「包租婆」十分辛苦,只要仲介找到房客,我就得下去簽約。當時,我正在懷孕,自己又不會開車,常常要一個人挺著大腹便便的肚子,坐公車、轉火車的下中壢去和房客會面。然而,仲介找到的對象往往又不符合我的要求:要成年、有正當職業、無寵物。常常耗了一整天,卻是白跑一趟。
 
最後一任房客,是一個開「傳播公司」的年輕男性。原本,我看到他外表乾乾淨淨,做的又是「同行」,心裡還很高興,暗想:這回應該找到一位好房客了!於是房租又少了一千,六千元便宜租給了他。
 
不料,他從住進去,房租就沒有準時繳交過。有一次,我去催繳房租,門一開,竟然發現屋子裡有七、八位未成年的少女窩在裡面!她們的三吋高跟鞋,把我的木質地板敲得一個一個洞,看得我心疼不已 ; 廚房地上酒瓶堆積如山,發出陣陣惡臭 ;陽台上原本精緻的窗簾、壁紙,全部都被不明尖銳物給戳得傷痕累累!
 
我見情形不對,於是找仲介去溝通。沒想到,對方置之不理,每月區區六千元的房租,長達數月都沒有支付。於是,我只好限期請他們搬家。但是「請神容易送神難」,最後,我只好請鎖匠換鎖,才逼得一位看起來較為年長的女性出面處理。
 
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所謂的「傳播公司」根本就是特種營業的代名詞。因此,雖然那位女性付清了所有欠款,想要繼續當我的房客,但我已決意不租,因為我可不想在我心愛的房子裡,發生什麼我所不樂見的事啊!
 
終於,耗費了近數月的時間、無數次的往來台北與中壢,我終於將這群牛鬼蛇神,驅離了我的房子。然而,我卻沒想到,再見到我美麗的新房,竟是傷心的離別!
 
猶記得那一天,我坐車回中壢去看搬空後的房子,準備清掃。開了門之後,我走進去,看到斑駁的屏風、破舊的沙發、撕裂的天花板,一陣心酸不捨湧上心頭。
 
就在這時,我突然覺得屋內有一股異味傳出,小腿上一陣麻癢。低頭一看,天哪!穿裙子的我,赤裸的小腿上,竟然聚集了密密麻麻的黑點,就像穿上了黑絲襪般──那是一群跳蚤正在叮咬我!
 
說時遲、那時快,我立刻大聲尖叫的逃出去、摜上門,彎下腰來一面撲打、一面跑到電梯間。在等電梯的那一刻,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奪框眶而出……我再也不要當悲慘的「包租婆」了!
 
我回頭看了我的「蜜月套房」最後一眼,毅然決然的打電話請清潔公司來整理,並同時告知仲介估價,我要將它賣掉!
 
陳安儀「蜜月套房」的原貌(圖/陳安儀)
 
 
後來,清潔公司的人告訴我,屋內應該是有人養貓,所以才會聚集大量跳蚤。更恐怖的事是,他們在裂開的天花板夾層中,還發現了一個吸大麻用的毒品盤及施打毒品的針筒!聽得我目瞪口呆!
 
中壢的套房,空了許久都沒有賣出。而後2008金融風暴,房價暴跌,原價250萬、每坪12萬的房子,我最後以「實拿一百萬」、約等於每坪6萬元的價錢,賣給我的小姑,由她繼續去當包租婆。小姑夫家在湖口,再加上妹夫自己會修繕房屋,比較合適照顧「她」。後來,隔幾年房價回升,小姑再度賣出,還小賺了一點!
 
由於中壢房子給我的慘痛教訓,從此以後,我再也不買非台北縣市的房子了!第一是因為太遠照顧不到,第二是房價看漲的速度太慢。更何況,我再也不想當「包租婆」啦!
 

好房News粉絲團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雜誌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海外置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