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作者的最新文章 陳安儀
陳安儀 台大中文系畢業,曾任民生報、星報、壹週刊影劇記者。出版「孩子,我要教妳怎麼愛我」等書。電視談話性節目常客,常應邀暢談影劇、兩性、親子、生活等相關話題。成立「陳安儀多元作文班」教導小學生閱讀與作文。
人氣 30039 評論數

感謝惡鄰趕我搬家 哪有緣買賺兩倍的房

相關關鍵字

#陳安儀 #大湖 #山莊街 #國會山莊 #大湖捷運站 #碧湖
文/陳安儀
 
結婚前,媽媽曾經帶我看過內湖大湖山莊街「國會山莊」的房子。
 
 
我還記得那間房子大約14坪左右,挑高、夾層。雖然室內小小的不到十坪,但是牆上有一面大窗,大湖公園的湖水正好鑲嵌在整座窗戶中,波光灩瀲,景緻盡收眼底,就如同牆上掛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畫一般!
 
民國83、84年時,內湖房價便宜,一坪才十來萬。媽媽本來有意幫我把中壢「大套房」換成內湖「小套房」,算算總價差不多。無奈當時我的「準婆婆」因為著眼點在「將來要跟我們一起住」,一看這間麻雀屋般小不隆冬的房子,頂多只能住得下一對新人,立刻高舉反對票!於是我媽媽只好摸摸鼻子算了!
 
現在回頭看看那一區的房子,正緊鄰「大湖捷運站」,背山、面水、一坪高漲到5、60萬,唉!悔不當初,沒堅持聽媽媽的意見呀!否則,我也就們接下來也就不必當這麼久的無殼蝸牛了!這真叫做「千金難買早知道」!
 
 
不過,也因為那次的看屋經驗,讓我對「大湖公園」附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。因此,決定把中壢房子出租、搬回台北後,第一個考慮的租屋地點,就是內湖。
 
那一天,我約了也想找房子的大學同學,一起在內湖附近亂晃,想要各自找一間「夢幻小屋」。
 
我們先去了碧湖。可惜碧湖雖美,但周邊都是大坪數的房子,沒有一間適合我們。然後,我們不死心,又搭車到了大湖,在周邊繞來逛去。還記得,我和同學倆從早晨走到傍晚,累了一天,腳痠、口渴,內心已經完全不抱希望。
 
既然沒找到房子,我一時興起,便想指上次看過、沒有買成的那間房子給我同學看。沒想到,就在我們信步走到「國會山莊」時,卻看到幽靜巷子的末端,有一間可愛的磚紅色三層透天厝,窗邊掛著電話號碼,寫著「租售」兩字!
 
 
我跟同學興奮的打了電話,直接找到了房東。原來,房東把透天厝的樓梯做成公梯,就像是一個小公寓,每一層都變成了獨立的單位。我們倆拿到鑰匙,登上了三樓,打開了「夢幻小屋」的門。我永遠記得,在夕陽餘暉之下,小屋的落地窗前灑進了一片橙紅色的陽光,兩個女生滿足的坐在木質地板上,沐浴著金光,看著寬闊的陽台和遠處的山景,很有默契的對望了一眼:「就是它了!」
 
本來,我和同學是打算各自租屋的,但因為太喜歡這間房子,於是,決定一起分租。兩房、一廳、雙衛,我和阿宏搬進了套房,我同學使用另一間,就這樣,展開了一年餘的「同居生涯」。
 
後來,我們雙方的經濟條件漸入佳境,我也懷孕了,於是同學搬走,改成婆婆搬來跟我們共住、照顧小孩。
 
我一直很喜歡內湖「國會山莊」這個社區,更喜愛這間小房子──出社區右轉從大湖山莊街往裡走,步行就可以到親水公園戲水;10分鐘車程可以上五指山採草莓、採香菇 ; 往左過馬路就是大湖公園,有寬闊的遊戲空間。附近有婆婆喜歡的傳統市場,交通也很方便。
 
我們在這間房子裡總共住了五年多,它眼見我從一個年輕少婦成為一個媽媽:孩子落從、自襁褓中長大、逐漸學會走路。也眼見我喪母、走過婚姻危機。本來,我以為我會一直住在這裡的,甚至房東也曾多次提議要把房子賣給我們(民國90年,35坪含車位,開價700萬,一坪約20萬上下),沒想到,孩子長大之後,問題卻逐漸浮現。
 
當時,我還在聯合報系當記者,每天下班回來,大約都是晚上10點、11點了。女兒耳尖,一聽到我們的車子進車庫的引擎聲,就會立刻爬起床,咚咚咚的跑出來迎接媽媽。這時候,隔壁鄰居開始抱怨了!
 
隔壁鄰居(對,不是「樓下」,而是「隔壁」)說,他太太患有憂鬱症,無法忍受半夜有一丁點的聲音。於是,只要我們家傳出小孩的腳步聲、洗澡或沖水馬桶的馬達聲,對方就打電話來抗議。
 
在房東的協調之下,我們在客廳地板鋪了軟墊、也盡量抑制小孩的腳步聲,但因為我是個夜間工作者,晚上才下班,半夜難免發生出「聲響」。在一再抗議無效後,鄰居便直接「報警」處理。警察半夜敲門了一次,打開門看到我們只不過在吃飯、看電視,之後也就不再來了。
 
於是,想當然耳,兩家之間的衝突日益增加。有一次,我實在不耐煩對方不斷打電話來抱怨,道歉道得煩了,忍不住回了一句:
 
「你清晨五點上頂樓敲敲打打的種花,那是我的睡眠時間,我都沒有抱怨; 我女兒為什麼不可以晚上12點在自己家裡走動?鄰居之間,互相忍耐一下,孩子總會長大嘛!」惹得對方大為抓狂,從此兩家勢同水火。
 
但在同一時間,為了不想繼續跟對方爭執,我也開始準備找房子搬家。剛開始還不太積極,但沒多久,發生了另一個必須積極找房子的原因是:我又懷孕了!
 
原本,我還是打算租屋。但是娘家爸爸、婆婆都勸我買屋,而且願意提供我一些「金援」。當時,我跳槽到壹傳媒,薪水多了三分之二,手邊有些積蓄。算算,只要準備一筆200萬元的頭期款,貸款500萬的話,每個月就算連本帶利的繳息,其實跟目前的房租也差不多,於是,我便設定了約700萬的價位預算,開始在附近看房子。
 
那一年是2002年,正逢sars流行,房價跌到谷底,房屋仲介公司裡冷冷清清,偶爾有客人戴著口罩去看屋,都受到熱烈歡迎。於是,我看了內湖附近不下幾十間房。不過,我理想中的700萬要有四房,還要採光好、通風好、交通方便(當時我還不會開車)、附近有公園、傳統市場……因此,年輕菜鳥仲介帶我看的房子,我都不甚滿意。
 
直到我遇到了一個老仲介,他仔細的詢問了我的需求、打探了我的工作、家庭環境之後,二話不說,帶我到了現今內湖MIT預定地附近的一個社區。這個大廈社區屋齡約七年,直上12樓,打開大門之後,他只對我說了一句話:
「這間你要是還不喜歡,我包準你買不到房子了!」
 
果然,我第一眼就愛上了這間窗明几淨的房子:三面採光,視野極佳,可以遠眺青山; 樓下有小公園、背後有寬闊的學校操場,社區裡還有一個美麗的戶外游泳池; 傳統市場走路就到,附近公車也很多….四房兩廳雙衛的格局,雖然不太大,權狀連車位約46坪,但室內將近30坪,真是太完美了!
 
我喜歡得不得了!找爸爸來看,爸爸也覺得不錯。最玄的是,爸爸告訴我,媽媽生前也來看過這棟房子,當時它還是預售屋呢!唯一美中不足的「大」問題是:對方開價980萬!比我的預算整整多了200萬!
 
我愁眉苦臉的問仲介,殺價空間有多少?仲介卻說,這已經是這附近開價最低的一間了!同棟大樓的其他間,都開價1280萬呢!但同時,他卻也語帶玄機的說:「只要你有誠意,價錢好談啦!客人在香港,全權委託給我,對方急賣,說不定有機會喔!」
 
有了這一句話,我彷彿見到黑暗中的曙光……
 
也多虧sars疫情越演越烈,在屋主出國、急於拋售台灣房子的狀況下,斡旋到最後,最終我以「多付一萬八仲介費」的代價,成功的以820萬總價,買下這間原本要價千萬以上的房子──自備款220萬,貸款600萬,另外花了約40萬元油漆、裝潢、整理衛浴。
 
高高興興的搬進漂亮新家,高高興興的生了可愛兒子……不知不覺中,內湖的房子默默的翻了兩翻!
 
三年後,孩子長大,我需要再度換屋。最終,我以接近兩倍的價錢──1530萬,脫手買掉了這間820萬買進的房子。
 
回頭想一想,當年,若不是因為惡鄰苦苦相逼,找警察、打電話謾罵,逼得我不得不拼命找房子,我也無緣買下這間讓我賺了兩倍的房子啊!不是嗎?這可不是該感謝惡鄰趕我搬家?否則,我哪有這麼好的機會哪!
 

好房News粉絲團

相關文章

成為好房網Line好友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★好房網HouseFun,加我好友,房產最新消息每天整理給你→點我

頭版 總覽 圖輯 名家 雜誌 講座 專題 土壤液化 好房網TV 海外置產